搜索

谭晶长城独唱音乐会

发表于 2019-12-06 20:40:38 来源:斋鸭掌草菇煲网
2019年11月上旬,秋冬之交气温骤降,比克动力电池的供应商们也似乎感受到“季节交换”带来的寒意。

11月7日,容百科技一纸公告 ,爆出比克动力的2亿元逾期账款及已到期未兑付汇票,将比克动力的资金问题推至台前,随后几天时间里,当升科技、杭可科技、新宙邦等三家上市公司相继公告,来自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存在无法回收的风险 。上述四家上市公司对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总金额达约7.3亿元 。

比克动力一时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近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郑州的比克电池厂区,发现目前郑州比克并未发生停工停产现象 ,但工厂开工率不足,出现人员流失现象。有员工对记者称“几乎每周都在走人”,还有员工称迟发工资。

“郑州工厂没有停产,整体开工率在50%以上。”比克动力方面对新京报记者回复称,目前公司相关债务风险可控 。

实探郑州比克工厂:

还在生产,但开工率只50%?

郑州比克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比克”)位于河南中牟县汽车产业园比克大道上,距离郑州东站只有不到1小时车程。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比克是深圳市比克动力有限公司(简称:“比克动力”)的全资子公司,于2013年正式入园区,是河南省省级重点项目。当地居民介绍说,当初为迎接郑州比克,政府曾花了大工夫,这条比克大道就是为迎接其入驻而修建。

11月1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郑州比克正门附近发现 ,即便已经发展6年,比克工厂周围依然显得冷清:道路上几无行人 ,也看不到多少来往车辆,即使到了中午下班时间(12点左右),路上也仅停靠着几辆小吃车。这时,少量员工会走出工厂吃饭,下午1点钟之后,员工陆续上班,街上又恢复了“空无一人”的景象。

据小吃摊主介绍,郑州比克原本员工较多 ,中午出来吃饭的人也多,但今年年初开始,人员就比以前少了一些,国庆节前后人更少。

11月16日,新京报记者进入厂区内部发现,工厂仍在照常运转中,员工即使是周六仍然在上班,但鲜有货运车辆进出。一位身着厂服的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 ,“往年国庆节从来没有放过完整的7天长假,一般只有1-3天 ,今年是放的时间最长的一次,原因就是厂里没活了。”据称,普工收入是按计件来(核算)的,现在厂里轮番放假,很多工人上一个月班只能拿2000多块钱。

工厂的产能也大幅削减。工厂员工张烨(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工厂的产能已经停掉一半。

他介绍说,郑州工厂分为圆柱制造一部、圆柱制造二部、圆柱制造三部 。其中圆柱制造一部大约是8月底全面停产,圆柱制造二部是7月开始停产一半,圆柱制造三部在2019年只有少量订单。圆柱制造三部的“21700电池产线”仅有少量订单,全年断断续续进行小批量实验性排产,三部的“18650(电池)产线”已经全面停产。

“郑州工厂没有停产,整体开工率在50%以上 。”11月17日上午,郑州比克母公司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给新京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

回复称,郑州比克电池厂生产的产品覆盖 :圆柱电池、聚合物电池、Pack动力电池组等。厂区内有6栋厂房,其中有两个电芯生产车间,一个模组Pack车间,一个化成检测无人车间,目前都在正常运营中。除此之外的两个厂房,一个是2019年上半年新建成的21700电芯生产车间 ,目前正在做产品样品的调整和测试以及送样工作,以对接动力电池领域的高端客户;另一个厂房是2014年建成投产的电池生产线,今年上半年开始对老旧设备进行升级改造。

“比克认为目前行业整体开工率有所降低主要是因为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在今年7月之后有所下滑引起的 。”比克方面回复称。

有员工称“每周都有人走”

比克方面:正常人员优化和流动

“自7、8月份开始,离职的人突然感觉多起来 。”张烨给记者出示的,由郑州比克后勤科发布的安惠园宿舍整合通知显示,7月23日至8月11日 ,郑州比克对员工宿舍进行过一次大规模整合腾空,目的是节省租金 。张烨认为,“走的人多了,原先宿舍住不满,公司为了省钱,所以退租了 。”

据了解,牟风·安惠园是当地建设的公租房项目,但只面向企业出租,距离郑州比克工厂3公里左右,当地汽车产业园的员工宿舍大多被集中安排在那儿 。郑州比克同样也在小区内租下了几栋楼的部分楼层。

“公司的基层管理人员集中在一号楼,职员在八号楼。中高层人员在个别楼的个别楼层。”郑州比克另一位员工黄鑫(化名)说 ,今年7月份 ,公司对一号楼和八号楼进行了集中清理,不满员的宿舍被合并在一起,然后空出了一大批宿舍,公司也就不租了。

“几乎每周都在走人,离职的原因有很多,基层人员主要经常放假休息,导致工资大打折扣,收入下降是辞职的主要原因。”黄鑫称,因为没有活干,很多人工资从5000(块)一下子下滑到2000(块) ,只好选择离开。

张烨告诉记者,他是2013年大学毕业后进厂的,当初和他一起进厂的大部分人现在已走得七七八八。从比克跳槽后,他的同事们多数拿到了更高的薪水,而他在进厂6年后 ,拿到手的只不到5000元。

张烨称,公司已经有拖延缴纳住房公积金的现象发生,且工资经常迟发。“往年公司一般会招100名左右应届大学生,但今年新招进来的大学生只有十几个人。”张烨称。

比克方面之前给记者的书面回复中提到,基于现在的行业环境,出于正常的生产周期调整,和设备升级及生产结构优化,工人的排班有所调整,由于一线员工采取计件/计时的方式计薪,排班调整后,有一些员工离职,属于正常的人员优化和流动。

郑州比克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原本3000人的工厂只剩下1000多人。”对此,比克动力方面11月17日晚间回复称,不属实。

当地供应商:曾拖欠货款一年多

无论是当地员工口中的迟发工资,还是和上市公司的拖欠应收账款,都暴露出比克动力的现金流问题。新京报记者通过公开资料了解到,比克动力的资金链问题自去年就已显现 。

根据裁判文书网今年10月发布的一审民事判决书 ,供货商郑州富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郑州富庆”)因为一笔55万元的货款将郑州比克告上法庭 。根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截至2018年3月,郑州比克共欠郑州富庆货款85.86万元。经过多次催要 ,郑州比克仅支付了30.86万元,剩余部分则使用商业承兑汇票支付。但到汇票到期日,郑州比克账户上并没有余款可付 。判决书显示,法院判决被告郑州比克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郑州富庆货款55万元及利息 。

除郑州富庆,另一家郑州瑞辉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下称:“瑞辉机电”)也因商业承兑汇票无法兑现问题与郑州比克起了纠纷。

瑞辉机电负责人杨先生向新京报记者介绍 ,2017年开始,他向郑州比克供应机电设备,对方同样是用商业承兑汇票支付货款。当到期后,他发现自己手中的承兑汇票无法兑付。同样是多次找到郑州比克公司协商未果情况下,最后只得诉诸法律 ,直到2019年8月 ,杨先生才最终拿到这笔货款,前后拖了有一年多。

杨先生还称,据其了解,郑州比克还欠其他供应商钱,多数与商业承兑汇票无法兑现有关。不过,他目前已不再和郑州比克有业务来往 ,因此关于其他供应商的具体细节也不是很清楚。

比克爆雷始末

众泰、华泰欠款殃及比克动力

据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比克动力以1.66GWh的装机量位居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第五位。而据多位行业专家介绍,比克曾与宁德时代、比亚迪、力神并列为锂电池行业的四大巨头,技术实力并不成问题。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比克动力现在的危局?行业专家、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认为,问题有两个,一个是上游新能源汽车的销售不景气,另一个则是比克自身存在战略失误。

2018年以前,比克也曾有过自己的黄金时期,在国内动力电池头部企业中,比克电池2017年装机量增速处于领先地位 ,超过了同期的宁德时代 、比亚迪等大佬企业。然而,受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政策影响,一度涨势飞快的比克也受到影响 。

中汽协发布的10月份汽车产销数据显示,继2019年补贴退坡后7-9月迎来3连跌,10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再遇大幅下滑,仅售7.5万辆,同比下降达45.6%,10月也成为今年销量同比下滑幅度最大的一个月。

这其中,众泰汽车受伤颇深。今年前三季度,众泰汽车销量为13.5万辆 ,同比大幅下降32.4%,净利润亏损7.6亿元。据媒体报道,自2014年起 ,比克动力开始为众泰汽车提供车用锂电池,是众泰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主要供货商。

比克方面给新京报记者的回复函显示,关于应收账款,目前比克动力与众泰之间共涉及两起诉讼,诉讼金额分别为4100万元与6.15亿元 ,总诉讼金额超过6.5亿元 ,目前相关诉讼在审理进程中。

为了实现债权,比克还对“众泰股份”的控股股东铁牛集团提起了代位权诉讼。永康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对铁牛集团持有的众泰股份6410万股进行了查封。比克这笔债权由多方提供担保,担保人为:众泰新能源 、永康众泰、众泰股份、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金浙勇。

回复还称,关于华泰汽车约3亿元应收账款,比克已经取得山东省高院的一审胜诉判决,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将对比克欠款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目前案件在最高院进行二审。此外,比克冻结了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银行、曙光股份两家上市公司股权及其分红。

2017年3月,长信科技曾公告称,计划以67.5亿元收购比克动力75%的股权,收购后长信科技将拥有比克动力84%的股权。不过,5个月后,长信科技宣布终止此项并购计划。2018年2月 ,比克动力的第四大股东中利集团宣布,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深圳比克电池、西藏浩泽商贸有限公司等交易对方收购所持有的比克动力股权,交易作价100亿元。不过这一计划在2019年1月同样被终止。

墨柯认为,比克此前的战略是希望被资本市场收购,为了把业绩做好看,只能冒险接一些质地相对不那么好的订单 ,因此一定要扩产。但比克自身资金有限,如果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比克自然就会爆雷。

比克称生产经营未受影响

四家上市公司提示风险

随着债务危机的持续,11月12日晚,比克动力通过官方微信公号发表声明致歉,并称比克债权已得到充分保障,同时也在积极制定付款解决方案。

在此之前,容百科技、当升科技、新宙邦、杭可科技也纷纷发布风险提示,“躺枪”比克动力。其中,容百科技公告称,公司对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20766.71万元,其中逾期账款及已到期未兑付汇票合计20640.43万元,存在无法回收的风险。当升科技对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约3.79亿元,新宙邦约3814.47万元,杭可科技约1.06亿元。

这些债务最终如何解决?比克动力在上述声明中表示,“未能如约付清供应商货款主要是因为公司目前面临着一定的现金流压力 ,其中主要受众泰汽车及华泰汽车未付货款影响,并因此波及上游厂商。目前比克正与两家公司积极磋商,并借助法律手段对涉及的债权进行了充分保障。”

比克动力方面称 ,基于以上多方担保和保障措施,目前公司相关债务风险可控,可以预期上述货款全部或大部分得以收回,一旦回款,公司会向供应商实施兑付。

“除了积极协调推动整车厂商回款,我们也和股东、相关政府方、债务人保持了积极沟通,共同制定付款解决方案和经营性资金补充方案。”声明中表示,当前,公司正积极优化业务及客户结构,拓展小动力和储能业务领域,业务发展、技术研发 、降本增效等工作正持续稳定推进 ,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未受影响 。

尽管比克方面称公司相关债务风险可控,但在相关上市公司眼里,比克当前的危机还远未到解决的时候。就在11月15日,容百科技发布公告,公司拟对比克动力2.02亿元应收账款补充计提5678.35万元坏账准备,补充计提后的计提比例为35%。

11月1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众泰汽车品牌总监徐洪飞处了解到,由浙商银行牵头,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永康农商银行向众泰汽车发放的30亿元纾困资金现已到账 。众泰方面曾口头承诺,该笔款项中的部分资金将用于解决供应商欠款问题。

比克动力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已得知消息,并已经派出相关人员上门找众泰协商。

新京报见习记者 彭硕 记者 李云琦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杨许丽

随机为您推荐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谭晶长城独唱音乐会,斋鸭掌草菇煲网  sitemap

回顶部